妳怎麽知道我們在這?

“妳怎麽知道我們在這哪裏有迷魂藥賣 迷幻水哪種好?”她只給他說了吃飯的地址。
  “我問了蕭雨……”
  伊蔓瞪了蕭雨壹眼,這個叛徒。
  蕭雨裝沒看見,專心跟男朋友妳儂我儂,好心沒好報,她只是見不得人某人形單影只。
  寧鳳跟家屬在那熱乎的唱著酸掉牙的歌,何勤和蕭雨那兩隊認真的玩著喝酒遊戲。
  伊蔓斜靠在沙發上,姿態隨意,有壹口每壹口的抿著杯中漂亮的雞尾酒。等著某人解釋。
  陳琰脫了風衣外套,露出裏面略有些正式的襯衫,松開領口。
  “唉唉……我們這是正經的KTV啊,不提供脫衣舞表演啊!”寧鳳眼尖,老遠看到這邊沈默的氣氛,天外分來壹句。
  把伊蔓給氣樂了,“去!他要表演也是給我壹個人表演。別想美事了啊。”
  陳琰趁機貼了上來,接過伊蔓手裏的酒杯,喝了壹口,擱在茶幾上。
  “寶貝,我最近有些正事要忙……”
  “所以咯,陪我不是正事?”
  “哪有!”陳琰反駁了,想了想,“是我爸媽,最近松口了,對我們的事情不再反對,但是要求我在學業和家裏面的生意上投入更多精力。”
  “真的?都是在忙正事?”聽來還是好事,伊蔓的不滿情緒相對要弱壹些。
  “嗯,”他有些遲疑,“過段時間,我有事跟妳說……”
  “什麽事情?”伊蔓有些好奇。
  “等我確認好了,再告訴妳好不好。”
  伊蔓點了點頭,哪裏有迷魂藥賣 迷幻水哪種好陳琰在這方面比較固執,他不想說的話,她是撬不出來的。
作者有話要說:  雖然收藏慘淡,但還是繼續編下去吧。自己筆下的人物自己疼愛。
 
  ☆、第二十二章
 
  “唉唉唉!KTV來是唱歌的!不是茶樓怎麽躲角落裏談話呀!”寧鳳跟男友吼完壹首歌以後開始呼朋引伴了。“伊蔓!說得就是妳倆!還有蕭雨妳們!”
  “拜托,有麥霸在場,我們輪不上呀!”伊蔓也有心情跟她扯皮了。
  “就是呀,妳倆個在那吼得我耳朵疼,我也是醉了,妳們倆還真是臭味相投啊,都是撕心裂肺野獸派呀!”蕭雨也不客氣的吐槽。
  “壹起來唄,我們這樣玩吧,隨便點壹堆歌去,然後轉轉盤,指到誰,誰就唱,唱不出來就懲罰喝酒!”
  “這主意挺好玩的。但是別點那些常規歌啊,都會唱有什麽意思!來點新奇搞怪的歌!”蕭雨來了興趣,提議道。
  “行呀!每人點五首,然後隨機播放!”何勤最擅長這種組織事宜,率先上去操作。
  等八個人都輸進去以後,圍了壹圈開始轉轉盤,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,第壹個中標的就是發起者,寧鳳。
  蕭雨眼疾手快的按住想作弊的某只手,“願賭服輸啊!”
  寧鳳不情不願的點開歌壹看,其他人都哄堂大笑了起來。誰幹的,太有才了!這種搞怪的歌都能選出來。
  只見屏幕上大大的印著—豬之歌。
  寧鳳也是能放開,哪裏有迷魂藥賣 迷幻水哪種好硬是扯著爹聲爹氣的嗓子唱完了,換來她男友的壹陣親吻獎勵。
  幾個女生都輪流上臺,再不會唱的歌都能厚著臉半念半唱的吼出來,男生們則耿直的喝酒。點的那些高音男生根本唱不上去。不過陳琰抽中的壹首老歌倒讓他唱的十分深情動人, Love To Be Loved By You 。以此換來伊蔓的壹個主動的吻。
  四位喝了點酒而勾肩搭臂,肆意張揚,美得不凡的姑娘走在有星光的夜空下,有正當芳華的意氣風發、有帥的各有特色的追求者,這便是青春的美好。